Fred

一个写手
盾铁/探鹰/科学组/McKirk/Spones
ST大法好,妇联一家亲:)
现在高三,弧长...
想磨个古风,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探鹰】给自己的生贺/日常甜饼NO4/背景:妇联1后美队2前雷神2前/Phil复活

一个free talk:今天是727,我的18岁生日!🎉🎉->欢呼<-🎉🎉于是像往年一样,每逢生日就给自己写贺文💞💞今年也不例外啦。发现写的最顺手的还是甜甜蜜蜜的探鹰糖!话不多说,马上吃糖🎊🎊🎊

————————

[正文]

 夜晚。 Stark大厦。

  Clint和Phil进了电梯,前者按了目的地所在的楼层就倚在扶手上。电梯门缓缓合上,相对密闭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人。Clint望着自己的男友,说了些什么让气氛突然变得暧昧起来。无论何时,无论何处,他都能完美地掌控气氛的走向,因为他是鹰眼,必须一击必中。

  这次也不例外。

  Phil是他的长官,他对下属的了解比其本人还要更胜一筹。他侧过脸,与Clint对视,回应的话语让鹰眼微微勾起嘴角,鹰小子变换了站姿,此间故意发出悠长的呼吸声,用眼神以及行动透露出内心的想法。

  没人想到Phil竟也如此喜欢调情,这个消息一旦被初级特工和探员们所知,一定会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文书工作机器人”竟然也会有这般举动,实在让人深感惊奇!他望着Clint,缓慢地舔了一下嘴唇。很好,这下他们的意愿重合了。

  电梯内响起了提示声,楼层到了。Clint直起身子往外走去,丝毫没有留意到Phil往后退了几步的动作。

  BANG!

  惊讶的弓箭手一出电梯门就被闪粉和彩带所淹没,他愣着,2秒过后才大笑起来,“老天!你们真坏!”

  “Surprise!”复仇者们大喊道,Tony坏笑着搂过Clint的肩膀使劲拍拍,“生日快乐鹰眼!”

  Clint眨巴眼睛,笑着抱怨队友们友善的恶作剧,“谢谢你们,大伙儿!你们都把我吓坏了!”那都是因为刚才的他沉浸在和Phil无止境的调情之中还没缓过神来,要是在工作时,沉迷男友无法自拔是致命的举动,可是在没有任务的生活里——管它呢,他爱这个。

  一群人哄笑起来,他们走向迎宾厅。熟人都在等候着寿星公Clint Barton的到来,他们朝Clint举起酒杯以示敬意。Natasha在他呆站着的时候往他脑袋上系好生日帽,紫色的,因为紫色是鹰眼的代表色。“生日快乐。”

  “谢谢。我猜你今天在近身搏击练习中稍微手下留情就是送给我的礼物?”即使这样但对方的攻击还是在他大腿上留下了一片淤青,“老实说,这很甜蜜,Nat。”特工二人组来了个爱的拥抱,没有威胁,没有陷阱,也无需像很久很久以前就担心拥抱会产生突然被刺杀的后果。只是单纯地和世界上最危险的女人之一拥抱就让他感到满足,这个动作代表了信任,能得到前俄罗斯特工的信任就是嘉奖。

  Tony去招呼客人,复仇者们四处走去,Clint端着手中的高脚杯轻晃红酒,Phil靠近他的后背,把手搭在对方肩膀上。他们彼此交换眼神,眼眸里全是将要溢出来的笑意。

  “生日聚会,喜欢吗?”

  “要是你指的是和经历了逃亡、被绑架等等诸如此类的糟糕事相比?”他没提到自己曾经深陷于痛苦地暗恋着Phil的那段日子,“这棒透了。”

  “生日快乐,Clint。”他的爱人在他侧脸上留下一个吻。

  生日快乐?是的,他感到如此的幸福。平静,安宁的生活让他快乐。以及眼前这个男人,上帝让他死而复生,他一生的挚爱再次回到了身旁。纽约一片和平,今天的特工和探员们安全地度过了一天。

  真是幸福极了。

-----END-----

[McKirk/Spones]神奇的瓦肯白菜/甜甜甜/第一章

free talk:这个产出足够魔性。你可以将它当做一个可爱的睡前故事。梗源于别人评论下面见到的【我可是你养的瓦肯白菜】#纯粹瞎编乱造的玩意儿哈哈哈#

Chapter 1

  麦考伊是个好医生,他尽职尽责,每天都为那些不按医嘱乱搞事最后又差点把命丢掉的病号们操碎了心。终于有一天,他累得直接在诊室里睡着了。幸好当天值班的医生不止他一人,好心肠的同事帮他把病患们全解决了他才没被暴躁的病患家属们围着嚷嚷一番。经过这件事之后他决定,得请几天假好好放松一下。

  他的请假申请得到了批准,上完夜班的麦考伊自由了。

  麦考伊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整个人都晕乎乎的。疲惫的感觉在不停催促他赶快回家睡觉。麦考伊打了好多个哈欠,他硬撑着睁大双眼不让自己在街上睡着。这样做只是为了让自己清醒一些,然而在旁人眼中他显得十分面目可憎。他无视来自旁人奇异的眼神,并翻了个白眼以示自己的厌烦。他继续半睡眠状态地向前走。

  直到他不知踢到什么东西而吓了一跳,麦考伊定过神来,那个被他一脚踢开的物体正咕噜噜地翻滚前行,但它很快停了下来。麦考伊盯着它,他使劲揉揉眼睛,试图确认自己没有看错。我的老天爷,他想,我居然一脚踢飞了个白菜。

  然而这不是普通的白菜,它的个头比任何一种麦考伊见过的白菜品种都要大上两到三倍,甚至更多。也许这课白菜是外来品种,但无论怎么样它也只是个白菜罢了。

  “倒霉。”麦考伊嘟嚷了一句,他继续前进。但几秒后他又走回去捡起那颗白菜——注重环境整洁的习惯促使他这样做。当他拾起白菜时他瞄到上面有个标签,上面写着:

  “产自瓦肯。”

  可是瓦肯在哪?不晓得。麦考伊耸耸肩,现在他在乎的只有睡眠。他扭头寻找垃圾桶打算将它扔掉一了百了,就在他刚要松手的时候一个细细软软的嗓音响了起来:

  “这样做是不符合逻辑的,先生。”

  声源明显出于他手上的白菜,麦考伊停了手,他颇为惊讶地把白菜举到眼前,然后他说:“卧槽。”这是因为严重缺乏睡眠而导致的幻听吗?

  “盯着别人的逃生舱看也是不符合逻辑的,先生。”

  “我居然听得见白菜说话,这才是天杀的不符合逻辑。”麦考伊嘴里碎碎念,然后他把白菜放到垃圾桶盖子上便扬长而去。但他一扭过头后那颗白菜便飞了起来,它紧跟在麦考伊脑袋后,这样便吸引了不少路人惊诧的目光。他们盯着麦考伊,有的路人还向他吹起几声欢快的口哨。毫不知情的麦考伊痛恨被别人注视的感觉,他的脾气越来越急躁,终于打开家门后的他用力关上门隔绝外界的一切事物。回到家的感觉总是如此地美好,麦考伊伸了个懒腰,利润地丢下挎包,头也不回地走到卧室扑上床,很快便发出一阵轻微的鼾声。

  这下轮到住在白菜里的那个生物惊讶了。他万万没想到会跟着唯一一个踢飞、捡起并对着逃生舱说话的男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本以为这个看上去凶巴巴的男人能听见他说话等同于他听了自己的请求后便会帮助自己离开这里。这儿可不是他的家,他的家在某片名为“瓦肯”的白菜田。

  这个躲在白菜逃生舱里的小家伙叫史波克,那是他的姓氏,读起来发音清晰,不像他难以发音的名字。他和他的族人一同生活在白菜田里,只不过他的出身与别的瓦肯不同。后者是将成熟的白菜种子收集起来种在地下,而他是由他的人类母亲亲手将他父亲沙瑞克常年居住的那颗白菜里成熟的种子种在地上才诞生的。由于出身不同,史波克经常被同龄的孩子欺负,这令他感到不符合逻辑的困扰。除此之外一切安好,直到有人花重金回购这片白菜田。

  推土机铲去田地里的一切作物,它摧毁史波克家园的程度不亚于用红色物质创造出一个奇点吞噬地球。瓦肯被毁,未来锝及乘逃生舱——白菜——的族人命丧于推土机,母亲在与收购商发生争执后失踪,剩余的有幸逃离的族人寥寥无几,这一切给史波克带来了无比的伤害。但他无暇为此心碎,他是个大使,为族人寻找第二个家园是他的使命。他将族人与长老们安置在一个暂时的栖身之处,自个儿驾驶逃生舱四处寻找合适的地点。他只能在晚上行动,不懂为什么的话就想象一下一颗白菜在大白天里飞来飞去的情景吧。

  只可惜一切进行得不顺利,更别提他还跟着麦考伊回家了。一切简直糟糕透顶,就像他曾经说过:奇迹是不存在的。

  史波克离开了逃生舱,那时他已经将它降落在一张桌子上。他已花费数小时去找能离开麦考伊家的出口,但一切只是徒劳无功。这个男人的安全意识极为强烈,根本不留一丝机会让盗贼通过未关好的窗户潜入室内窃走财物。即使史波克能打开窗户逃走,但已上锁的窗子对他而言实在是个巨大的挑战;或者他可以驾驶逃生舱撞开玻璃然后逃之夭夭,这样必然会对逃生舱造成严重的损伤,逃是逃走了,但没有它史波克还能去哪里呢?

  眼下最符合逻辑的做法就是等男人醒来,在他打开某处能离开此地的出口后再悄然离去。史波克这样想着,他朝逃生舱走去,他凭借出色的视力在黑暗中行走。他的呼吸很轻,在安静的室内几乎觉察不出他的呼吸声。

 有声音!史波克绷紧了神经,他判断出声源出自麦考伊的寝室。因为这个房子很小,只有40平米。但对于一个单身人士而言它足够大了。史波克止了脚步,他听到一声悠长的叹息,然后是塑胶拖鞋与木制地板磨擦的声音,紧接着。卧室的灯开了,映入史波克眼帘的是一个模糊得只看得清轮廓的身影。

  糟了!史波克想,他离逃生舱还有一段距离,但已无足够的时间让他回到里面去。麦考伊正在靠近,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躲起来。当他恰好躲在书柜里没有光照的角落时,客厅的灯开了。

  麦考伊扬起眉毛瞪着莫名多出来的一个白菜,他走到桌子旁再次拾起它。“活见鬼了。”他嘟嚷道,记忆中这个白菜就是他回家前扔掉的那个。他又回想了一下与白菜的对话过程,明白了什么而点了点头。

  “不管你是外星人,或是别的,我不太懂你为什么要用一个白菜来烦我。”麦考伊没止住发笑的欲望,他没好气地边摇头边发出咒骂,“这可真是无聊至极。”

  无聊?当然不了。那可是史波克的飞行工具,没了它就等同于失去一切希望。一丝紧张的情绪溜进史波克心里,他背着手观察对方的举动,试图推断此人下一步的行动。

  男人开始絮絮叨叨地抱怨,具体内容与病菌的危害性相关。从内容中的各种医学名词史波克推断出此人是个医生。麦考伊描述某种病菌将带来何种病症时那凶狠的表情让史波克挑起一根眉毛,他开始估计能在这个医生的帮助下成功实施计划的胜算。40.5792%,这个数字仍在下降。

 

  不知过了多久麦考伊终于停止发牢骚,他发出一声长叹,打算把这个凭空出现的大块头变种白菜丢到垃圾桶去。这个动作令史波克微微睁大了双眼,他犹豫着,思考此时暴露出藏身之处是否为符合逻辑的表现。眼看逃生舱将要落入桶内,他冷静地,并用足以让对方听清的声音说道:“请等一下!”

  麦考伊的手抖了一下,但没松手。

  “是谁?”

  “是您手上的逃,”史波克快速地思考了一下,“白菜里的生物。”

  “产自瓦肯的那位?”

  “是的。”

  麦考伊心想这可不妙,猜测对方是外星人的想法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居然会成了事实。即使他的猜测有误,史波克和他是同一星球上的不同生物,对他而言这个长着尖耳朵的小生命只是未知物种,但这足以令麦考伊想抛起双手对天直呼“这他妈究竟是什么世道”。他思索着,决定放下手上的白菜转而拿起锋利的刀具来防身,在见到对方真实面目之前做好安全措施是必要的环节——即使那家伙还没有他手掌一半大,但防御心极强的医生绝不因此掉以轻心。

  “你,出来。”麦考伊说,话语中糅合着自我领地被侵犯的恼火以及对未知事物的厌恶情绪。刀柄稳稳握在手中,随时做好出击的准备。

  史波克不曾料想到这个男人会有如此举动。这本是一次普通的求助,现在居然演变成一场未经许可私闯民宅、肇事者还要被当场捕获的可笑戏剧。眼下最为适合的做法便是按对方指令暴露自己的身份,除此外别无他法。

  于是史波克顺着书柜边缘滑下,他走过半张桌子光照充足的地方。他停了脚步,目前的距离既能让麦考伊清晰地看到他,又能在对方被冲动支配、想用刀具危害自己生命时为自己赢得短暂而宝贵的逃生时间。他背起双手,脑袋稍微上扬,“您好,先生。”他说,“我叫史波克。很抱歉我——”

  “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麦考伊不耐烦地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利刃,“若是你顺走了不属于你的东西就还给我,没有就立即滚出我的公寓。”见史波克的目光转移到大块头白菜上,他单手拾起白菜,“你想要它,huh?不给。这玩意儿有种奇怪的法术,我扔了它它还能跑到我家去,像这种灵异事件还是越早消失越好。”他别过头小声嘀咕,“而我居然还在和一个尖耳朵小人国居民说话,这可真够天杀的可怕。”

  “尖耳小人国居民”一词让史波克有种被嘲讽的感觉,“事实上我来自瓦肯,那是片白菜田,不是小人国,以及瓦肯与人类不属于同一物种,不能——”

  “嘿,听着小个子,我最近遇到足够多的烦心事,不需要你再‘锦上添花’。”刀锋逼近了小家伙,“现在,离开这里。”银色的刀身反射出骇人的冷光,他本想着这种程度的威胁足以把对方赶走。双方僵持了一会儿,史波克未曾因他的恐吓退缩半步。

  “哐!”

  突然传来的一声摔门声使两人吓了一大跳,麦考伊抬起眼睛,他的眉头开始拧紧。

  “为什么你总是不听医嘱乱喝——”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金发蓝眼睛小子的大叫堵了回去。

  “BOOOOOONESSSSSSS!”詹姆斯·柯克,带着一身酒气味和脸上未结痂的伤痕,踉踉跄跄地走进。“我——回来了!”

  “老远就闻到你搞事的味道,Jimbo。”麦考伊骂骂咧咧的语气却让柯克微笑起来,“上一秒是那个长了翅膀的神奇白菜和尖耳朵小人精,现在又是不听劝别喝酒的你。耶稣啊,这实在没法过日子了!”

  “嘿,嘿,冷静点,Booooonessss。干嘛老这样气呼呼的,你该学习着放松心态面对一切。”柯克双眼迷离地扫视着面前的事物,突然他眼中溅出了喜悦的星火,“这是你买的娃娃?多可爱!”他的话引来麦考伊嫌弃的表情。

  而史波克只为自己的瓦肯身份被更多人所知而感到担忧。拯救族人的使命,看来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Chapter 1END

高考完啦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考完试了!!!!
虽然也爆炸了...
就等成绩出来——一切再说吧quq
去码字了,一个McKirk/Spones的甜,title叫——
《神奇的瓦肯白菜》。
一看标题就知道很有毒是不是!!!!😂😂😂😂

【McKirk】春节贺文/日常甜饼/背景:STB后

一个Free talk:感谢QQ上玖迁和艾默的帮助!有了他们这个甜饼变得更好了


[正文]

McCoy按照Jim的吩咐早早地来到休息室,那家伙早在1500时就兴高采烈地让他赶紧在换班之后去休息室找他,还故作神秘地不告诉McCoy究竟是什么玩意儿让他如此快乐。现在已是1630时,离McCoy的换班时间还有0030时,然而Jim早已在休息室等候他了。

  在休息室的舱门打开的那瞬间两人的目光恰好对上,Jim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才从在等待过程中不由自主地神游中回过神来,“Bones!”他露出个快乐的笑容,湛蓝的眼里乍出星光,“我等了你好久!你真该早点来。”他说话的语气似乎他们已多年未见。

  “我是个医生,Jim,不是你的保姆!”McCoy又用上了他那句“名言”,“你从那该死的星球上带回来的植物竟然比你还要多嘴多舌,它还准备用次声波在医疗湾里高歌一曲——”然后他留意到Jim背后有什么东西,当他想一看究竟时Jim连忙将那个未知物体藏得更紧了。“你拿着个什么东西?”McCoy问道,可Jim只是以笑容去回应他。这种行为让McCoy不大高兴,他一向厌恶未知的事物,也不爱神秘。

  “天啊Jim,看在上帝的份上,别再故弄悬殊了。”McCoy抱起双臂皱起眉头。

  “冷静点嘛Bones,你先听我说——来,请坐。”Jim摊开手指向面前的高脚椅,McCoy照做了,他一脸疑惑地盯着Jim。

  “我之前用复制机弄了杯意式特浓,你知道的,它味道很赞。”

  “嗯,的确。”

  “然后我就在想能不能弄点别的东西庆祝一下即将到来的春节,给船员们送点小礼物什么的,然后——”Jim开始窃笑起来,尽管能看得出他在努力地抑制住大笑的冲动,但无论如何他都失败了。他的双肩耸动,紧接着他放声大笑起来。“我说不下去了哈哈哈——”他觉察到McCoy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于是赶紧将他藏起来的秘密展现给对方。医官扬起眉头。

  “这是一只穿着蓝衫的玩具狗?”

  噢,这可不是普通的玩偶。这是Jim在突发奇想时用复制机创造出来的产物,他只是对着电脑发出几条简单的指令,得到的却是举世无双的毛绒玩具犬,然而这算不上什么,最重要的是——

  “这个小可爱是你,Bones。”

McCoy立马后悔当初将这个捣蛋鬼带上企业号。

 “真的,它是你。准确来讲,它是你的某种化身。呃......类似于你真实的一面。”但捣蛋鬼没说这个犬科设定其实是他故意设下的指令,“我建议你揉揉它的耳朵,那舒服的手感妙不可言。捏捏它,你的心情会好很多的。”于是McCoy接过他的化身,他照做了,事实上他的心情没有好转起来,但他的行为让Jim觉得滑稽极了。他满脸期待地看着McCoy,“所以它是你的了,未来的春节快乐。”

 “我。”McCoy只说了一个词便止住话音,过了一会儿他才说,“呃非常感谢,但是我猜想我拿着它回医疗舱一定会引来不少奇异的目光。”

 想象一下满脸严肃的医疗官今日抱着个可爱的玩偶走在路上的场景吧,这种反差萌一定会让人为之迷倒。

 “其实我还弄了别的,想要看看吗?”

 “啊乐意至极。”

Jim拿出一只穿着黄衫的狮子玩偶。“猜猜看,Bones?猜对了就奖励你一杯波本。”

 “还用得着猜吗?它就是你。”McCoy没好气地用鼻音喷出一个“哼”声,“的确像你。”

 “此话怎讲?”

 “雄狮在用情方面极不专一。”

 “Come on Bones!说得好像我非得变成性冷淡你才满意不可。”

 “是的,如果哪天你告诉我你阳痿了我会开瓶最好的波本去庆祝。”

Jim装出生气的样子,“但你的化身也很像你。”

  “嗯?”

  “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能将人拯救出困境当中。”

  

  McCoy思考了一下,“你说得不对。”见Jim疑惑他便解释道,“其实在你陷入困境之中我是非常不想救你的,Jimboy,你简直就是个麻烦精,老爱搞事。”


  “非常不想救我?”Jim朝他微笑,“你这样说真的对得起良心吗?”


  “那是因为见你可怜。”McCoy将视线转到别的地方去故意不看Jim,,他咬牙切齿的语气让Jim偷笑起来,“妈的当初就不该把你拉上铁皮盒!”


  “但为什么还要这样呢?还要故意给我扎剂疫苗使我致病,还要追着我满舰跑就为了治好我的过敏,之后还要连夜提取出Khan的超级血清去救我的命,之后还——”


  “老天啊!”McCoy大叫。


  Jim低头窃笑起来,他真的超爱CMO这种嘴硬怎么也不肯承认自己心软的属性,以及他在生气时骂骂咧咧的时候,真像一只汪在不停地汪汪汪乱叫,当初发出犬科设定的指令实在是太过明智了。Jim抬起眼睛去看McCoy,对方一与自己视线相触便飞快地移开目光,他真的太可爱了。


  “好啦我知道你爱我,Bones,我也爱你,爱死你了。”Jim抓起小狮子,他将它移到小汪面前使它们面部相碰,“Mua。”他故意发出类似于亲吻的声音。他的举动成功逗笑了McCoy,于是他也跟着微笑起来。


  “你真是让我哭笑不得,Jimboy。”McCoy没好气地叹气,这令Jim十分得意,“那是,”Jim说,“我可是万兽之王!怎能让区区一只小动物使我失去昔日的光彩!”


  “我想你似乎从未去过医疗港报道,万兽之王。按道理说,你应该打很多疫苗才对。”


  “不!不要无针注射器!”Jim操控着小狮子使它四肢舞动,“您才是我的万兽之王!”


  他们大笑起来,McCoy看起来快活极了,他伸出一只手按住 Jim 的后脑勺使他们额头靠在一起,“你真可爱。”他说,然后亲吻了他的恋人。这只是个浅浅的吻,但蕴含了他深沉的爱意。


  “春节快乐。”


  “你也是,Bones。”


  企业号在漫无边际的宇宙中航行,他们的感情也会这样持续下去,长长久久。


—————END


【探鹰】【春节贺文】【日常甜饼NO3】

发布了长文章:【探鹰】【春节贺文】【日常甜饼NO3】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探鹰】【春节贺文】【日常甜饼NO3】》

【McKirk】【AOS】【日常甜饼NO1】【大概是学院梗?】

发布了长文章:【McKirk】【AOS】【日常甜饼NO1】【大概是学院梗?】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McKirk】【AOS】【日常甜饼NO1】【大概是学院梗?】》

【探鹰】【日常甜饼NO2】

发布了长文章:【探鹰】【日常甜饼NO2】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探鹰】【日常甜饼NO2】》

【探鹰】【兔女郎!/换装癖!Clint】【日常甜饼NO1】

发布了长文章:【探鹰】【兔女郎!/换装癖!Clint】【日常甜饼NO1】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探鹰】【兔女郎!/换装癖!Clint】【日常甜饼NO1】》